根據曾參與此劇演出的工作人員所述,此劇貴在「準」。而這次重演並沒有太多的改動,只是繼續沿用十六年前「以準為好」的方式來導,但可惜出來的效果卻是一整個「亂」,白白浪費了我三個小時的時間,還有票錢……

  經過十六年後再重看這劇,很多細節我都記錯了,唯一忘不了是小寶的聲音。然後我懷疑自己的耳朵,怎麼明明換了人演,但聲音語調卻仍然像在模仿小寶?最應該「回水」給我的一定是主角邵美君,唸錯對白、唱錯歌詞,還要因為自己的錯誤影響整場戲的節奏,甚至連對手都被影響了。唱錯歌詞其實真的不要緊,反正不會有太多觀眾有聽出來,但問題是她知道自己唱錯,於是聲音有所動搖,之後的歌詞還明顯地變含糊了,這讓本來沒發覺的人都一下子全發現出錯了。雖然她在演水大時的男聲很穩妥,而且男女角色的聲音轉換也算處理得不錯,不過演沈德的女聲時高音部份一直不夠氣唱不上去,甚至連最後一幕需要奮力放聲喊「神仙!神仙!」時都喊得不清不楚的。試問這樣的演出水平她對得住自己嗎?

  至於其他的演員還包括劉守正演的老王在其中一段數白欖時入慢了一拍(不過他有「監粗」把整段以慢一拍的節奏唱完就是了);三神仙的動作不夠合拍,甚至有其中一神仙動作快了,影響了演出的整體效果;群舞的部份不夠整齊,而且一直對不準拍子,讓我一直在心裡碎碎唸著:為什麼他們沒有在重拍時把腳踏下去啊?

  除了演員的失誤,後台的失誤也不少,包括在大合唱時接連推錯咪,以致至少兩個演員開聲獨唱時都沒聲音;跟人走的那支Spot Light在亮燈之後才對準演員。我這場都已經是第六場了,還能推說是因為未微調得好嗎?以上種種台前幕後的失誤都跟這劇「以準為好」的宗旨相違背,讓我真的邊看邊覺得很不爽快。

  另一方面,此劇沒多作改動地以十多年前的手法再次製作,以作為重看的我來說其實問題不算大,因為本來我就本著當重看舊電影的心態來看,你不會在2019年重看1961年拍攝的「West Side Story」電影然後說太老套受不了。因為你會接受那麼年代久遠的製作,以現代人的眼光去看,覺得老套是正常和合理的。但對於第一次來看的某貓來說這卻是問題了,因為那些走位,那些梗,對他來說真的老套得不堪入目。在帶過他去看其他近年新製作的劇目後,他會接受不了這麼「懷舊」的演出和舖排也不無道理。正如前工作人員引述此劇某前演員所說:「觀眾已經進步了,但這個劇卻沒有一點進步」,所以這劇失去了當年一嗚驚人的魅力也無可厚非。因為現在觀眾的眼界和想法都跟十六年前的完全不同了,所以以十六年前的手法去講故事已經引不起觀眾的興趣和共鳴。想要令這劇成為香港音樂劇界的戲寶之一?除非能夠狠心將整個劇砍掉重練吧。

  罵太狠不好,最後還是要讚一下演石富的輝叔周志輝,在這樣的演出水平下他還能繼續保持自己的水準。這次多了讓他示愛的一段戲,讓觀眾對石富這個人物印象更加深刻。

  2019年以連續兩齣令人大失所望的劇作完結真的令人感到很灰暗啊……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