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鄭國偉的劇,所以就打算看囉。經歷過上年「最後作孽」的大失望,這次其實沒抱太大期望,但結果卻發現這是他的「暴裂家庭」系列之中最好看的一齣。

  故事貫徹他的家庭劇風格,形式、編排都跟「最後晚餐」和「最後作孽」相類似。一家人圍在家裡,透過對話將問題慢慢揭示出來。這次的問題是父親的禽獸行為破壞了兩個女兒以及母親的人生,這三母女如何面對這樣的父親以及為自己的人生作善後。故事看似是三個劇之中最荒誕的一個,但事實上卻是最寫實的一個,因為類似的案件每天都有新聞報導著,只是大家覺得事不關己而視而不見而已。以故事內容以及所涉及的家庭問題來說,這劇跟「最後晚餐」比較相近,都在講仇恨與血緣關係之間的拉扯。但這劇的舖排就比「最後晚餐」有進步,記得「最後晚餐」當中有些話題不停重覆但卻沒有推展,令人覺得沈悶。不過今次這個劇雖然整體的節奏平緩,但卻完全沒有悶場。因為對白的設計令故事能一直推進,對罵與冷靜之間的轉變亦很自然。而比「最後晚餐」更進一步的是,這劇多了講女性在經歷過那些禽獸行為後的內心變化以及不同年齡階層的女性如何去理解婚姻為她們帶來的利益與枷鎖等等。雖然所提出的見解都比較表面,但以一個男性編劇來說,能寫到女性這些方面的看法都算是一個不錯的嘗試。劇中主角某些經歷,例如禮金呀,家用問題等等,都頗有共鳴。看到有劇評將這劇引申到政治層面,我覺得又有點牽強了。這純粹是觀眾自己對號入座,而不是編劇的本意吧?個人覺得還是單純地以家庭倫理劇的角度來看才有更深刻的體會和發現。

  劇本非常好,而演員們都演得很自然很熟練,除了大家的哭聲都比較假之外,其他演技都算是不過不失。佈景方面就不及「最後晚餐」那時的仔細,大概因為這劇一開始就定性在中型場,所以就不會像「最後晚餐」那個一開始只是小型場的設計那樣做得那麼細緻。不過這次故事很吸引,所以基本上都沒時間分心看佈景就是了。而燈光音響等等都合乎水準。

  我看的場次是「通達專場」,讓視障或聽障人士都可以一起欣賞劇目。我是第一次體驗這樣的專場啦,然後覺得,果然是應該讓他們優先進場,而且開場前燈光再較亮一點比較好。看到他們在窄窄的通道慢慢入座,雖說是有義工一對一地照顧,但感覺還是好危險。而且也偷聽到他們說口述的講解聲音不夠大,某些描述也不夠具體以致他們不知道演員在做什麼,我覺得這些都是可改善的地方。另一方面,我也體諒他們有些時候需要義工在旁做即時解說以便跟上劇情,但如田他們能再輕聲一點就更加好了。

  總結來說,這劇真的不錯看,而且在「暴裂家庭」系列之中這次終於都能將冤屈感覺發洩出來,就像看完Wild Tales時的感覺一樣,確實好爽!(因為在「最後晚餐」中想殺卻最後不敢殺,而在「最後作孽」中我覺得冤屈的其實是主角的父母而不是主角,所以這兩個劇最後都是沒能將冤屈發洩出去。)有點期待鄭國偉繼續為這些被社會忽略的人寫出異於日常但又寫實無比的故事。可惜下年話劇團的劇季沒有他寫的劇……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