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法國的得獎作品,一個平凡簡單的故事,卻用了特別的手法和角度去演繹出來。

  故事以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父親的視角出發,從他的角度去理解自己逐漸失去記憶以及認知和自理能力的現實,同時亦由父親時而真確時而虛構的混亂記憶中,窺探女兒在照顧父親這件事上遇到的壓力與掙扎。如果這故事以平舖直述的方式演繹,觀眾肯定會全被悶死。然而這劇特別之處在於從一個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角度出發,他的記憶總是跟現實有所偏差。只記得清楚時間久遠的事(已故的小女兒以及大女兒跟前夫的事情),對於新近發生的事件,頂多只對感受深刻的較為有印象(忘了自己已搬到大女兒的家居住,但卻多次回憶起大女兒跟男友對話中提到要送他到專科療養院以及大女兒的男友對他說「你仲要阻Q住個地球轉幾耐?」等片段),而且多多少少還會將部份細節搞亂或者加一點又減一點之類(一時完全認不出跟他同住的大女兒男友,一時又記錯以為他是大女兒的前夫)。這些情況以劇情不停脫序、場景不斷重複、對白不時更改來表現,讓觀眾看起來有點摸不著頭腦,猜不透究竟那一段是現實那一段是搞亂了的記憶,而觀眾的這個感受其實就正正是認知障礙症患者的第一身感覺。這樣的劇本處理手法,令到平凡的故事看起來更有趣,同時也讓觀眾親身地體驗到患者的迷茫與恐懼。不過這樣的劇本亦令導及演這齣劇的難度增加,完全要靠導演及演員們的功力去摸索每一段場景該有多少是事實,而又有多少是由父親混亂的記憶架構出來。不過我覺得製作團隊在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出色了,大體的方向都掌握得宜,至於細緻的地方也沒有什麼非改進不可的。而佈景的配合也為此出了一分力,由開場時在父親自己的家,傢俱在每一場中都有輕微的變化,或是改變擺放的方向或是改變裝飾的細節,然後原本家中的東西一件件地消失,直到最後一場完全變換成療養院房間的格局。這樣的變化也同樣地能令觀眾感受到患者的恐懼。由於忘了自己已經搬離原來的家,看著似是熟悉但又陌生的環境,不安感驟然而生,到最後當身邊連一樣熟悉的物品都不見了之後,才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已經身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樣的不安和恐懼確是難以言喻。

  重量級的演員都沒有瑕疵可挑。毛Sir很完美地還原了認知障礙症患者的真實情況,除了形似外,內在的心理變化,例如意識到自己失去記憶後的不安和恐懼等都表達得很到位,讓我想到這根本就是某某院友的分身(只差在毛Sir這個角色沒有暴力行為而已)。彭杏英作為父親唯一的親人,在照顧父親和處理自己生活之間的平衡與取捨,掙扎與妥協其實仍是處理得比較悲觀,感覺有點過於濫情。她令觀眾感覺到她對於照顧父親方面一籌莫展,但其實在劇中她有能力聘請私家看護以及可以讓父親住在療養院的單人房間,這些在現實中都已經是最好質素的選擇了。我覺得她這個角色要表現的應該是放不下心讓別人照顧父親,以及對於父親的反抗感到心痛,多於要表現擔憂著沒辦法好好照顧父親這一方向才是。至於其他的演員都有不錯的水準,完全感受到他們在台上融入角色後的自然交流。

  雖然我覺得這劇各方面都很出色,但某貓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這個劇雖然翻譯成了廣東話,但卻沒有改編成以香港做背景,於是故事感覺一點都不貼地,完全不能反映目前香港的真實情況,尤其是中及低下階層家庭的情況,例如長者居家安老的支援不足、老人院質素差劣、照顧長者的經濟壓力等等。而且劇中對於患者家人的感受和照顧者在照顧患者上的方法和難處都著墨不多。因此如果劇團想以這個劇在本地推廣認知障礙症的話其實不太合適。因為這劇頂多只讓觀眾感受到認知障礙症患者的感覺,從而希望他們對這病有多點認識以及懂得體諒患者的行為,但卻未能帶觀眾去了解本地在照顧這類患者時的實況,所以對於推廣上的作用不大。

  總括而言,這劇如果以戲劇的角度來說,整體的製作都是非常高水準。在此基礎上可以再配合其他的工作坊或活動在本地推廣認知障礙症,讓大眾可以更清楚全面地了解本地的現況以及對於這種病的相關支援。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