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票時看了簡介,以為這是一個家庭倫理劇。這既是某貓會喜歡的題材,而且又是東尼獎的得獎劇目,所以我就想挑戰看看這類型的話劇咧,但萬萬沒想到最後我跟貓還有路易莎的看後感就跟劇評家John Lahr一樣:「I didn't know quite what I'd seen」。最後看過了別人的評論跟分析後,我才明白到原來我們都用錯角度去看這個劇了,怪不得會看得一頭霧水。

  編劇的Harold Pinter是有名的英國作家,曾得過諾貝爾文學獎。他善長將一些自己對政治、傳統觀念等的看法跟質疑隱喻於劇作之中。看他的劇作如果只單純地看表面的劇情的話,就只會覺得故事沒頭沒尾,完全摸不著頭腦。不過如果能夠從每個角色的對白、說話語調的高低起伏、角色的動作與走位、佈景的設計、燈光的計算等猜度出其背後所代表的事物的話,這樣就會當頭棒喝一般頓然把整個劇都看透了,而且會有「果然是東尼獎的得獎劇目啊」的感覺。

  「回歸」這個劇講的是哲學教授Teddy帶同妻子Ruth回到家鄉跟父親以及其他家人見面,在對話之中將各人從以前就積存起來的恩怨情仇、曖昧關係慢慢揭露出來。故事由起始時只是常見的兄弟糾紛、父子恩怨,發展到最後卻變成讓Ruth成為娼妓並讓全個家族一起「分享」她的荒誕離奇結局。整個劇的氣氛都充滿懸疑和神秘感,讓觀眾不住地猜測故事的來龍去脈。不過這樣認真地考究劇情的話其實就中計了啊,因為編劇編這個故事時根本就沒有邏輯可言,他要讓觀眾猜度的並不是表面的劇情,而是要大家估量每個角色所代表的抽象理念以及從他們的對話中理解各個理念之間的矛盾與衡突。這個故事中我比較能理解到的其中一個隱喻是「女權主義如何衝擊著男權社會」。以父親Max為首的男權社會中,一切的規則似乎都是由男方決定,包括要求Ruth「服侍」他們一家以及要她成為娼妓。但代表著女權主義的Ruth卻沒有簡單地答應,反而是跟Max討價還價,讓自己能夠在這個男權社會的框架下得到最大的利益,最後反而主客的位置互換了,變成是Max他們為了得到Ruth而順著她的規則而行。這劇的隱喻還有很多,當明白了每個角色的隱喻後,看似毫無邏輯可言的劇情就一下子變得合理和順暢了,這就是這個編劇厲害之處咧。而更厲害的一點是即使是翻譯成了廣東話,對於此劇要表達的意思似乎也沒有太大的影響。雖然在語言的理解上會有出入,但只要想明白其潛台詞,就會發覺它想帶出的隱喻其實是世界性的道理,並沒有因語言和文化的不同而太大的差異。當然除了台詞之外,舞台的設計和燈光都是神助攻,沒了其中一樣都會令整場戲的氣氛和張力完全改變為另一回事。

  由於我是看完了這劇之後才知道自己用錯方法去看了,所以只能靠回憶去尋找這個劇想要說的道理,也因此忘掉、忽略掉的地方有很多,故此後感也沒多少能寫出來的。本來在還未知道「看法不對」時我是完全不會想再看這個編劇的作品,但當知道其實是自己搞錯了之後我反而很想再重看此劇以及他其他的作品了,希望之後有機會可以讓我用「正確的方法」去看Harold Pinter的劇啦。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