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話劇團的黑盒劇場邀來了其他國家的劇團來港演出,好奇其他地方的話劇文化是如何,於是選看了這個故事比較吸引某貓陪我看,而且也不用我追看字幕追得太辛苦的日本劇團的演出來看。

  故事講述外出公幹半年的丈夫回到家裡,發現妻子跟女兒失蹤,原本的家也已經荒廢多時。在陸續遇到房地產中介、性格跟印象中有出入的女兒以及妻子的前夫之後,妻子失蹤之謎也逐步地解開。

  劇情以妻子的自白以及丈夫與各相遇之人的對話互相交錯來推展。雖然看似散亂,但只要將這些碎片湊合起來,觀眾就可以慢慢地拼砌出完整的故事。整齣劇懸疑感十足,絕無悶場,從開場到完場都不停地發放零碎但細緻的訊息讓觀眾不斷猜度、思考,雖然整齣劇只得一個小時二十分鐘,但完場後腦筋疲勞的程度完全不覺得只是過了這麼短的時間。這樣設計的演出模式令我想起了「最後晚餐」,同樣是同場最多只有兩個重要演員,同樣是要觀眾在他們的對話中尋找故事背後的真相,但不同的是此劇只用上極簡單的佈景道具,令觀眾不用在應付腦筋疲勞的同時還要應付視覺上的疲勞(悄悄話:但我覺得「最後晚餐」是絕對有需要在佈景上做得那麼細緻,因為那劇太多悶場,觀眾在那時就可以慢慢欣賞那些佈景咧。);另一個不同之處就是本劇會適時地以文字影像及燈光效果讓「妻子」出場作另一角度的解說,這種演出媒體的轉變在視覺上可以讓觀眾小休一會。而與丈夫緊張焦慮的情緒相比,妻子獨白時的語調就較為冷靜自若,這亦令觀眾從緊張的氣氛中解放出來,緩和一下本來急速的故事節奏,讓觀眾可以有空間整理之前接收到的大量訊息。再者,丈夫跟妻子本來就處於對立的狀態,當觀眾接受了這兩邊不同角度的訊息後,就更能建構出各人物形象的不同面,比起「最後晚餐」中兒子跟母親都是同一角度去講述父親如何對他們不好,這劇的方式則更能令各個人物形象變得更加立體。

  此劇各演員的演技都非常切合其角色,由於舞台很接近觀眾,因此動作表情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道具雖然很簡單但亦造的非常仔細,不會讓觀眾看出破綻。燈光跟音響亦配合得很好,但文字和影像製作就比較生硬不太有美感,如果可以做得更好就肯定更能加強整體的氣氛。至於字幕翻譯方面也不算有很大的瑕疵,但始終日本人的對話很婉轉,很多時不會言明而只能靠意會,因此單單翻譯字面意思其實是很難讓觀眾了解對話背後的潛台詞,但這個缺點就只能靠觀眾多了解日本文化才能解決了。

  之後我想在文化角度上分析一下我所看到的。在這劇中其實可以了解到當代日本人的精神面貌。劇中的丈夫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這樣的情況沿於日本只使用戶籍制的關係。日本的傳統文化一向都強調民族、家族的團結,即使做自我介紹時也是用自己出生地或追隨的領主的領地來標示自己,因此如果「家」消失了,本來生活在那裡的「人」亦會失去身份。到了現在的日本,大部份人都離鄉別井長時間在城市生活,令到這種家族觀念愈來愈薄弱,但與之相對的個人主義又不算主流,因而令到很多這些離開家鄉的人因失去了「家」和「自我身份」而感到迷失,就像劇中的丈夫那樣,不停地反問自己究竟是誰,並為著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恐慌。這種現象甚至開始影響到現實層面,令日本政府也開始研究是否應該轉用個人的身份證去取代不合時宜的戶籍制度。

  此外,日本的男重女輕觀念仍然非常根深柢固,劇中的妻子空有才華,但就因為身為女人而不被賞識。當然在離婚後地位就變得更低,於是她才會急於再找另一個丈夫,否則她就不可能再在這個社會上立足。妻子曾說過一段話,大意是「人需要不斷地妥協才可以安穩平靜地在這個社會生存,但要做到這種妥協其實一點都不容易」。這正正點出日本民族特性的陰暗面:只有合乎大眾主流價值觀的人才可以在這個文化制度下安穩地生存,如果有人只顧個人意願而不妥協於大眾的期望,這樣就會遭到整個社會的歧視和遺棄。要在這樣的文化氣候下生存,其實不論男女都會有沉重的壓力,確實一點也不容易。

  最後我想講一下我對此劇內容的分析。這個劇厲害之處是它只是籠統地解釋了丈夫目前的處境,但當中的細節和起因卻要觀眾靠自己在看劇時收集到的資料去自行組織,因此不同的人看後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而以下就是我的看法:劇中的妻子本來是個滿有自信的人,但在事業上懷才不遇,另一方面又將懷孕歸咎於前任丈夫,認為他只是為了滿足性需要而不是真心的愛她,最後前任丈夫亦因為妻子的冷淡對待而決定離婚。之後妻子在朋友的介紹下帶著女兒跟現任丈夫閃婚,並為免女兒因改變姓氏而被恥笑於是要求現任丈夫入籍。這一做法令現任丈夫要跟隨妻子的姓氏,而那姓氏本來就是繼承於妻子的前任丈夫,這對男權至上的日本人來說根本是屈辱(現任丈夫眼中的女兒長得跟前任丈夫一樣,從這點就可以猜到現任其實十分介意女兒是妻子跟前任所生),因而現任丈夫對於拖油瓶女兒感到極度厭惡並不斷地向她施予言語暴力,令女兒心靈受創(女兒說的話非常冷血殘酷正正就是反映出現任丈夫對她說過的言語暴力)。最後妻子為了阻止現任丈夫傷害女兒,於是在爭執下把現任丈夫殺死並在拘留所中坦言是自己刻意殺害他的。至於前任丈夫其實一直愛著妻子,所以才會主動為她聘請律師,並為了讓她脫罪而將事情解釋為意外。而現任丈夫其實在冬天剛回家時就已經遇害,而他的靈魂卻一直停留在剛回到家時的那段記憶,就這樣在這個家裡徘徊了半年,來到了牽牛花盛開的夏天。而牽牛花在這劇不只是一個三口子的家的日常回憶(女兒在學校取了種子回來,跟妻子一起撤種子時不小心把種子撤到傢具中,令它們有機會在荒廢了的家中茂盛成長),同時亦帶有隱喻:牽牛花的日語為朝顏,意指早上美女的容貌,引申為妻子(因為早上第一眼能看到的美人通常是妻子),這正是本劇的核心人物;而朝顏其中一個花語為「短暫的愛情」,就像劇中兩段愛情關係都沒有長久(編劇在座談會中並沒有表示以朝顏作為題目是否有以上的暗示,但當觀眾認真地思考後就會發現這麼多有趣的巧合)。

  我沒想過一個這麼短的劇可以有這麼多的思考點,而且亦可以讓觀眾了解到日本文化中的陰暗面。總結而言,這是值得一看的劇。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