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傑先生陪悉尼去看這話劇,
是悉尼的PIP導師泰臣的獨腳戲,或者可以說是有聲的默劇。

演出的形式是新穎的,
全劇就只有泰臣跟他的聲音,
其他就請觀眾自行想像。
一開始有帶觀眾進入這種新的表演形式的練習,
一些跟觀眾的互動,讓大家只憑他的動作跟聲音猜他正在做什麼,
同時亦為正式的故事作前言的介紹,
這個方法不錯,不然大家可能會覺得整個劇是在看一個精神分裂的人在耍自閉 XD

泰臣的演技跟口技是不差的,
當大家一起跟著他幻想感覺真的超好玩~
邊哼著背景音樂邊講對白真的超強!!
另外是嘴唇不動的扮聲音也一樣(是腹語啊?)
可是扮動物跟炮彈的聲音太多覺得有點悶。

故事的內容跟做夢一般,
沒有前因沒有後果,
反正就是流暢地順著一個場景跳到另一個場景,
中間雖然完全沒有道理,
但卻很配合要用想像力的主題,
當中只有令觀眾驚喜而不會質疑其合理性。
真正的主題雖然到最後才出現,
但整個劇都有伏線做連繫,
就是不知從何而來的神秘香氣,
到最後一個場景才作解說,
在我看來,前面那堆三不拉七的劇情都是泰臣在表現自己的才能,
到最後一幕就是解說他何以會發展出這種奇怪的才能出來,
一直說著的香氣其實就是果皮的氣味,
而果皮就跟他的成長一樣是沒有時限的等待,
而在等待的過程中就會不斷成長、改變,
由不值分文到後來人生經驗愈來愈豐富,價值亦愈來愈高,
這樣除非死亡不然要一直下去的等待感覺會很無奈嗎?
其實也不然,就看你在等待的時候會做些什麼了……

覺得這個等待成長的主題很不錯,
如果可以將這個主題再放大或許會有更多共鳴,
但同時又覺得這種表演模式不太適合改成長劇來演,
一來演員會超辛苦,二來用想像力太長時間會令觀眾覺得累跟悶,
所以以這種私房戲的方式演出其實是很合適的。

整體來說覺得這劇是很不錯,
希望泰臣之後能再多發展這種表演模式吧。

突然想起在池袋碰到的默劇演員,
他們可以組合起來演出嗎? XD


嗯……現在還在等待的我,究竟應該做些什麼咧?

全站熱搜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