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本作者訪問日本老兵在日軍侵華時的情況,

全書講述受訪者金子安次前大半生的事,由出生到青年時期,由參軍到成了戰俘,由覺得自己只是為天皇所戰所以沒有錯到最後發現其實天皇也是人,然後願意當眾公開自己的戰時罪行 

 

以一個日軍的角度數說自己在侵華時的所作所為,內容少了點偏激,也少了點偏見,

中國人覺得日本人罪大惡極,因為日本人摧毀了中國人的家園,

另一方面,日本人覺得他們只是為天皇,為自己的神而戰,忠於自己信奉的神,何罪之有?

 

殘忍的戰爭罪行:在任何一場戰爭當中都或多或少存在著;

冷血的軍人:另一個角度看,他們都是服從性極高,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精銳部隊中最低限度的要求

 

與其說戰爭可怕,軍人可怕,不如說洗腦教育可怕

 

金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他一直不覺得自己有錯,因為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天皇,而從小他得到的信息就是:天皇是神,必須全心全意順從祂,只要是天皇的指示,不必問為什麼,那一定是對的,所以他殺人他放火他強姦,都是為了天皇為了國家

 

這些不就跟現在什麼聖戰,什麼自殺式炸彈襲擊一樣嗎?

 

大家都說自己是為自己所信奉的而戰,所以所做的事,無論在人類社會上看來多麼殘忍,但都是對的

 

這是他們從小就被潛移默化的信念啊,即使你如何証明他們的是假的,的行為是錯的,但也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改變的觀念

 

所以戰士們覺得自己沒錯,也不無道理,然而要怪罪的話,大概向那個控制人民思想的主腦才比較有針對性吧

 

從來戰爭到最後都沒有一方是贏家

 

挑看這書,除了是因為這是關於日侵的事件,更大的原因是因為譯者是香港人張宏艷,因為覺得香港很少人會翻譯這類型的書(最多是台灣跟內地的吧?),所以物以罕為貴”,而譚者的翻譯技巧真的不錯,唸上口都不覺得這是翻譯作品,倒似是一開始就是用中文寫的(雖然還是有些小地方唸起上來怪怪的)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