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黑盒劇場中題材似乎比較易理解而且也有點興趣的一個劇,所以就挑戰一下咧。

  以兒童重演在比利時引起巨大迴響的兇殺案件,同時亦探討劇場與現實的關係跟意義。劇情有點像「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講的是連環殺人犯Marc Dutroux的故事以及側寫當時比利時警察的無能。這個事件在比利時曾引發大規模遊行,控訴當時的警察及司法制度的腐敗。這次的演出體驗令我覺得很新鮮。首先整個劇的重點不在於描述故事內容,反而更著重於讓觀眾去理解和思考每個演出段落當中的意義和感受。劇中導演在每段戲中戲演出前後都會要小演員回答一些問題,例如有沒有殺過生?如果親人過世你會有什麼感受?什麼是演戲?生活活的人跟木偶的演出有什麼分別?扮演死亡跟真正的死亡又有什麼分別?……等等,這些問題除了是向小演員們的發問,同時亦是向觀眾的發問,另一方面亦讓作為成年人的觀眾可以比較出自己的答案跟小朋友的答案有何差異。所以感覺看這劇時不是集中看劇情發展,反而像是上Lecture般一邊聽劇中帶出的問題然後一邊回答出自己的想法。另一項讓我感到新鮮的是小演員們專業的演出,完全感覺不出他們沒有演出經驗。雖然當中也有笑場,但大部份時候當他們要融入案件的角色時真的很專注於當時的情緒,而且冗長的對白亦能流暢地說出,在模仿錄像的演出時每個節奏、走位跟小動作也很同步,這些都不是一般的水準,也超出我本來的期望呢。第三樣讓我感到新鮮的除了是剛剛提到小演員配合預先拍攝好的錄像同步演出外,還有就是利用了攝影機在舞台上即場拍攝並轉播小演員的演出。這令觀眾一方面能像身在攝影棚內看著影片製作的過程,另一方面亦能即時看到拍攝的成品。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攝影機特寫了小演員們的表情,讓觀眾能更深刻地感受到小演員們入戲時的轉變。

  劇場中的佈景跟燈光都做得很好,佈景雖小但非常仔細,而且也盡量還原了錄像中的場景。而燈光方面,其實光源不多,但只有數支燈卻有效地做到了劃分演出區、為現場拍攝提供光源以及顧及舞台整體氣氛的幾個作用。至於要數這個劇的缺點,而且我覺得是這個劇敗筆,就要算是那慢好幾十秒而且內容極簡略的翻譯字幕了。這劇是用荷蘭語演出,而節目介紹時提到會有英文字幕,但實際情況是只有錄像片段的對白有比較精準的翻譯字幕,但舞台上小演員跟導演的對答,因為會有部份隨意加插的內容,所以就只有重點對白會有字幕,而且字幕員也似乎總是在放空,明明講了好多句對白但他還未有轉字幕,這樣真的嚴重影響了觀眾的觀劇體驗,就算台上演員爆肚講笑話了,但台下只有少數聽得懂的觀眾給出反應,這樣也一樣打擊了演員們的信心。觀眾冷淡的反應以及慢好幾十秒才給出反應,這狀況我覺得對台上演員來說是滿尷尬的。而且等字幕出現而錯過了演員們的演出我也覺得很浪費,於是看到半場後除了詳細解說我會追看字幕外,其他時間我都運用在工作上習得的技能,就是明明聽不懂,但就只靠語氣表情動作去意會對方想表達的意思囉。因為反正看不看到字幕也是不太能掌握到意思,這樣乾脆放棄字幕只靠猜的反而更輕鬆的說。但我真心覺得如果話劇團之後真的有心將國際性的劇作帶來香港原裝演出,那麼絕對有需要好好改善這個字幕及翻譯的問題,不然就索性不要提供字幕,讓觀眾自己決定要不要花錢去看個聽不懂看不明白的製作。不要再像這次般說了有字幕但最後卻是這種半吊子的,令不懂荷蘭語的觀眾看得一頭霧水,嚴重影響了觀眾跟演員的互動跟體驗。

  總結,只花了$170就看到國際級但卻一知半解的劇作,很難下定論這是划算還是被坑了。不過這確是香港劇界比較少的演出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