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
  最後一天,行程極度悠閒,起來之後就在看電視,有搞笑的天氣報告(天氣報告小姐要在不同的地方實地報告天氣,而且用會各種道具生動的介紹著)、奇怪的傳銷節目(所有節目主持人都一起親身試用產品,而且向大家講述用後的感覺)以及令人超想去的介紹溫泉的節目。
  今天的行程本來只安排了去六本木遊覽,然而由於對原宿(特別是Naoto)的留戀,所以我們就決定先快速地遊六本木,然後再趕去原宿將我們剩下的日元都留在那裡。  坐地下鐵去六本木,一直下著大~雨~到了六本木之後雨大得連隨便走動都會混身濕透,完全不能享受六本木高尚悠閒的步道嘛。跟娘就只是一直朝著朝日電視台走去。好不容易到達了,在那邊轉一圈,因為朝日電視台沒有什麼展覽館之類的,所以我們在手信店看了一會後就在電視台裡面亂逛亂拍照,也因此而展開了拍帥哥行動。


預防乳癌活動居然以千Fa的「天生一對」作宣傳電影呢。 [by miko]


朝日電視台外正進行著咖啡展覽的綵排。 [by 娘]

 
朝日電視台的卡通明星叮噹囉。 [by miko]


看到鐵塔又要拍。 [by miko]


大雨中的鐵塔,美啊~ [by miko]


臭蜘蛛,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咧。 [by miko]

  參觀完了就打算去看一眼那個蜘蛛雕塑,可是一直找不到它,找了好一會,才駭然發現大蜘蛛不就是在我們面前嗎?只是我們笨笨地拿著傘子,所以看不到蜘蛛的身體咧,而它的腳因為太幼了,所以沒察覺就是它。拍了個照,然後我們就冒著大雨離開咧。
  下一站是重遊原宿,應娘的要求先去了代代木公園的正門拍照,然後就是在它旁邊的野外音樂廳拍照(因為忘了是哪個娘的愛人在那邊開過演唱會之類的)。那裡剛好有主題為印度的展覽,印度人講日文,感覺好有趣。明明那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展覽,但卻被我們發現了有KEOI的蹤跡,暗榮果然無處不在……為免我們會被KEOI「搶劫」,於是只好繞路走避過它。


代代木公園。 [by 娘]


經常舉行大型節目的代代木競技場。 [by 娘]


野外音樂廳。 [by 娘]

  之後我們就回到竹下通,先到LOTTERIA吃午飯。因為發現這家店在日本的出現率比McDonald要高,所以就想要試一下囉。意見只有一個:比McDonald的好吃,但還是很差的水平。但在這裡卻讓我遇到了英語超強的服務生,第一次遇到會發「R」音的日本人咧,而且她的反應跟聽力也非常好,我突然轉講英文而且只說了一遍她都能反應過來如常地用英語回答我,真的好厲害啊~之後就是邊吃邊偷拍帥哥,看到一個側面超好看,但正面好奇怪的男生。


不好吃的LOTTERIA。 [by miko]


側面很好看,正面好古怪的男生。 [by miko]

  吃飽飽之後就出發去把錢放下咧,雖然之前已經去過那些店,但我們還是迷路了,幸好很快就找回正確的路。最後我在hEAVEN買了一個包包外加抽了HANGRY & ANGRY的匙扣,再去了8 Club買了hJelly系列的圍巾,算是將我大部份的錢都放下了咧。之後我們再回到KIDDY LAND,在最後的最後替黑目子掃了所有她想要的Madeline產品,另外也給自己追加了之前覺得買不夠的CareBear的貼紙囉。


敗家女這趟旅行中最敗家之作(左至右):
8 Club的棉質蝴蝶印花圍巾¥7140
ANGRY棉質匙扣¥500
hNaoto布袋¥1800
ANGRY 跟HANGRY棉質匙扣¥500
HANGRY & ANGRY棉質袋匙扣¥5775
(後面兩個大袋子是買東西送的咧) [by miko]


幫黑目子掃回來的Madeline產品。 [by miko]

  把時間都用盡了,然後趕回酒店,取回行李,再去趕火車。為了省錢,娘選了比較轉折的方法去機場,就是坐JR先去日墓里再轉去成田機場。在JR拖著行李走來走去真的超辛苦!!都快要累死了。幸好趕得及到達機場,可是覺得西北航空的服務太差勁了咧,check in好慢,服務員的英文也好爛(幸好有被Prof He訓練過聽日式英語)唯一的好處就只有飛機餐超好吃。在飛機上遇到了超像娃娃的小Baby,可愛死了。
  就這樣……十年前的約定終於實現了,而有點放縱的日本之旅也完滿結束了咧。


要離開日本咧。 [by miko]


走之前還要拍帥哥(其實左邊在看書的那個比較帥咧)。 [by miko]

--後記--
  回到不能大聲講不怕別人聽得懂的地方還真有點不習慣,這趟旅行感受到的是日本人真的很有禮貌很守秩序:駕車的會讓路給行人;在地下鐵就算車廂內本身有多吵但大家都一定會保持安靜而且絕對不會用電話;看來不好惹的潮人不小心碰到你也一定會有禮貌地講一聲「すみません」。另外也感受到日本不會浪費資源的方法,例如那些高科技的省電設施,還有街燈都是剛好夠亮,不會造成光害,而且也不會有嚴重的噪音(除了在JR旁之外)。
  但另一方面也看得到在東京的生活逼人,很多衣著光鮮的人居然也是露宿者,看起來是從鄉下來到東京這個大城市找機會,白天有工作,但晚上卻租不起房間的人。然而即使是露宿,但他們還是有他們的秩序,也不會像乞丐那般髒兮兮的。
  跟台灣人不同,日本人不會太熱情,大概是因為他們怕語言不通所以都不大敢主動跟外國人溝通,不過如果是主動用日語跟他們溝通的話,他們還是很樂意幫忙的(雖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幫到忙)。另一方面就是,他們好像都只會認識自己平時會去的地方,所以如果拿著地址去問路的話,他們大多只會不清不楚地跟你說:這地址的這條街是在這邊咧,不過不知道有沒有這大廈呢。
  經過這麼多天的訓練,也終於學會了在日本找路,知道了找車站找路線的方法,也學會了原來「街り」是等於「街」,「丁目」是等於「區」(我還真有夠笨的,現在才知道……)。
  感覺日本還真是一個好地方,不過呢……我還是比較喜歡台灣的生活多一點咧。

創作者介紹

☆み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